潔茹食記故鄉的食物(節選)?

2019-06-13  来自: 肉牛养殖

潔茹食記故鄉的食物(節選)

  糖芋頭  每年過中秋的時候,我最記掛的不是月餅,是媽媽做的糖芋頭。

  糖芋頭為什麼是紅紅的?小時候問過媽媽。

  放了鹼,媽媽答。   芋頭是白色的,鹼也是白色的,好似石頭的一塊,芋頭和鹼在一起才會變紅色。

紅色的芋頭,才是我家鄉的糖芋頭。   好吃啊,去國二十年都不會忘掉的滋味。

  但是只有過年的時候才回家啊,媽媽就把中秋的糖芋頭放到過年的時候來做。   全世界都會變,媽媽的味道永遠都不會變。   糖芋頭為什麼是紅紅的?一邊吃,一邊明知故問。   第一次做糖芋頭。

媽媽說,手癢了幾天幾夜。

  為什麼?這可跟我小時候聽的不一樣。   削芋頭皮的時候不知道要戴手套啊。 媽媽說,又沒有人告訴我。

  肯定是過敏,我說。

  好癢啊。 媽媽說,用肥皂洗了好多遍都沒用。   我想起來我到美國的第一天,炒一盤長豆角,炒了好久好久都不熟。

  不知道要加點水啊,那是我第一次做飯。

那個晚上,我炒豆角都炒哭了。   綠豆蓉餅與大麻糕  北角有一間書店,書店的樓上有一間素菜館。

  素菜館的每一個菜都很好吃,樓下外賣的點心也好吃,有一種綠豆蓉餅,百吃不厭。   為什麼是綠豆蓉餅,不是棋子餅也不是壽桃包,我也不知道,只知道如果去到北角,一定會買一塊綠豆蓉餅。   有一天突然想到,素菜館的綠豆蓉餅好像家鄉的大麻糕啊,不過是少了一層大芝麻。   一個人要是想起家來,記憶總有些偏差。

就好像第一次去大澳,水上的人家和船,馬上會生出看到故鄉江南的錯覺。   綠豆蓉餅與大麻糕,根本就是兩種東西。 大麻糕熱情,濃郁,餡重皮酥,衝出烤爐的瞬間,簡直金光閃閃。 綠豆蓉餅就很輕簡,熟軟餡心,餅皮都是清淡的。 我後來愛上素菜館的綠豆蓉餅大概也是因為上了年紀的緣故吧,做減法的人生,能夠擁有的越來越少,時間與牙。 有時候懷念起故鄉的食物,也不過是在懷念故鄉的少年時代吧,放聲大笑又放聲大哭的熱烈。

  讀過一些銀發川柳,特別記得有位四十六歲的北斗先生寫的  越來越淡了  頭髮、記憶  和存在感  讓我情不自禁大笑了起來。   白芹  在我的家鄉,綠色的那種芹菜被叫做藥芹,因為吃起來有藥的味道。

還有一種白色的芹菜,只有家鄉才有,叫做白芹。

  白芹冬天的時候才有,一兩個月,其他的時間,當然是沒有,似乎也栽培不了,家鄉的人都知道。   我從來不愛吃芹菜,芹菜餡的餃子還可以接受,最憎西芹百合,西芹白果,西芹雲耳,連帶雲耳白果百合一起憎。

  偏偏到了美國,生西芹條寶寶胡蘿蔔蘸醬總是頭盤,於是連帶寶寶胡蘿蔔也討厭,非常討厭。   唯一不討厭的唯有白芹,涼拌最好。 什麼調味都不需要,吃得出本味。

可是一年回不了幾次家啊,回家也不一定是冬天,於是白芹成為一個紀念。   今年過年回家鄉了,坐在本地小飯館,本地話點一道菜單上沒有的白芹。

服務員說要去廚房看一下。

看了回來講還真有,菜農新送來,馬上入單。   一桌都很服氣,去國離鄉二十年,仍然一口標準本地話,白芹兩個字,口音都沒有偏掉。

  (周潔茹 作家,編輯。 出生於江蘇常州,現居香港)。

糖芋頭 每年過中秋的時候,我最記掛的不是月餅,是媽媽做的糖芋頭。 糖芋頭為什麼是紅紅的?小時候問過媽媽。 放了鹼,媽媽答。 芋頭是白色的,鹼也是白色的,好似

CopyRight ? 版权所有: 肉牛养殖